第九章 天降正义(1 / 2)

宁叔带着萳萳,驾着卫正均事先安排的骏马,火速往城外赶。因为他总觉得今晚似乎要发生一些事情。

快接近城门时,萳萳突然有想起一件事,她把小白丢在客栈了,不过好在客栈离城门不远。

宁叔一阵无奈

“不就是只兔子吗,回去我给你抓个十只八只,这兔子干脆就扔了吧。”

萳萳一听要把小白扔了,顿时就急了。

宁叔看了看四周,空无一人的街道,最终拗不过萳萳,还是回去吧小白接了出来。

而此时小白正在呼呼大睡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城中依然十分安静。宁叔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多了。

二人驾着马,飞奔出城。眨眼间狂奔数里。行至一处小河,正巧此段没有桥梁,宁叔没有停留,反而驾着马一跃而起,眼看就要越过河流。

此时,数十只箭矢从前方朝着二人急射而来。宁叔暗叫一声不好,立刻抽出背上的刀。一阵道光闪过,数十只箭矢悉数掉进河里。马儿顺利越过河面。还没走两步,马儿一头栽在地上,将背上的二人直接就被甩了出去。宁叔起身,来不及查看伤势,连忙将萳萳护在身后。此时,他们已经被数十名黑衣人包围了。

“阁下何必苦苦相逼,我等久居山林,从不问世事,难道非要赶尽杀绝吗。”

“少说废话老东西,只怪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。受死吧。”为首的一名黑衣人恶狠狠地说道。接着,数十名黑衣人一齐朝着宁叔攻来。

“你们非要找死那就来吧!”宁叔冷冷的说罢。

抬手就是一记横扫千军,宁叔身形如鬼魅,刀法快如闪电。手中长刀在空中留下一串残影,发出一串金属碰撞的声音,身前三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刀被弹开。

然后宁叔手腕一转,一把长刀狠狠地插在右侧一名黑衣人的胸口。接着一记神龙摆尾,一脚踹上身后一黑衣人。被一脚踢中的黑衣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一侧飞去,一连撞倒好几人。

此时,宁叔背后寒光一闪,三把锋利的长刀就要砍到背上。宁叔将长刀一转,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绕道背后,身子向前微弓。背上发出锵锵几声,黑衣人的三把刀都砍在了宁叔的刀口上。

此时宁叔曲着身子,一个转身,刀刃划过一阵刺耳的声音,宁叔将刀抽回,一招力劈华山,三人合力举刀挡住这一招。黑衣人震的手臂发麻,还没来得及收刀,宁叔又是一招横扫千军,一阵刀光闪过,带出一串血花。伴随着几声惨叫,三人应声倒地。

“受死吧!”

宁叔身后突然听见一声大喊,一把锃亮的大刀直劈而下。但不是劈向他,而是劈向手无寸铁的萳萳。萳萳一声尖叫,抱着小白蹲在地上,本能的将怀里的小白护在怀里。

“你敢!”

宁叔爆喝一声,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他决不能再让丫头受到伤害。但是黑衣人的刀已经劈了下来,宁叔再转身去挡,已经迟了。他的刀就算再快,也做不到。此时他焦急万分,眼看刀就要落下了。他不由得恨自己保护不好身边的人。

就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。一声锐利的剑鸣声传来。

一道白光从天而降,精准的击中黑衣人手中的大刀,这把刀就像白纸一般被那道白光撕成两段,掉到地上成为两块废铁。

白光直直的插在萳萳眼前的地上。众人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把精致的细剑,上面泛着白光。接着这把细剑一阵抖动,居然自己从土里跳了出来,飞到一侧的一名男子手中化作一把筷子长的小剑,被他收了起来。

此男子一手提着一只酒壶,喝了两口,慢悠悠的走了过来。他正是先前在客栈饮酒的那名男子,只不过宁叔与萳萳并未谋其面,因此也不认识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所措。为首的黑衣人稍微淡定一些,上前问道:“敢问阁下是哪位高人,为何无故阻挠我等?”

“在下姜元鸿,路过的游人,见几位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,实在是看不下去,于是拔剑相助。诸位还有什么问题。”姜元鸿慵懒的说道。

姜元鸿,黑衣人从没听过这个名字,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位突然冒出来的高手是出自哪门哪派。

“不知阁下师承何门何派,吾等乃是……”

“我没兴趣知道,”不等黑衣人说完,姜元鸿就打断道:“我的师门,你们还没资格知道,快滚吧,我不想杀人。”

为首的黑衣人被姜元鸿这么一说很是尴尬,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。他深知自己就这样回去也是死路一条,他上下打量眼前的黑衣人。怎么看都是一副酒鬼的样子,完全不像是隐世的高手。

他想也许自己被唬住了,那把不知名的会发光的小剑虽然厉害,但现在被收了起来。自己距离姜元鸿不过三步的距离,抬手就能力劈眼前这位。

宁叔也早就护着萳萳站到了五步开外。他决定搏一把。不管怎么样,提个人头回去也有了交代,上面总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小命。而且姜元鸿怀里的那把诡异的小剑,说不定就属于自己了,他顿时心里还有些美滋滋。

给手下几人使了个眼色,众人即刻意会。就在姜元鸿再次饮酒的一瞬间。

就是现在!黑衣人抓住这个时机,一拥而上,但姜元鸿只是自顾自的饮酒,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黑衣人不禁嘲笑姜元鸿的愚蠢。他觉得姜元鸿八成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子弟,不知哪里弄来了个奇怪的小剑就以为天下无敌了。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眼前的酒鬼被自己乱刀砍死的下场了。

就在黑衣人离姜元鸿只有一步距离的时候。姜元鸿突然拿下酒壶,怒目圆睁,鼓着腮帮子。随后,姜元鸿喷出一口烈火,烧的众人一阵乱窜。

“妖法,妖法!啊~快逃!”

众黑衣人惊得大叫。四散而逃。

姜元鸿见状,笑了笑。

“真是一群无知的家伙。”

宁叔见黑衣人尽数逃散,带着萳萳走过来向姜元鸿道谢。而萳萳对这个嘴里会喷火的家伙好奇不已,不由得上下打量。只有小百是比较淡定的。跟宁玄影一样的“修真者”,小白已经猜到了姜元鸿的身份。

“多谢这位小兄弟仗义相救,阁下大恩,来日必报。”

宁叔说完就准备走,他觉得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尽快回山比较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