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本大王天下第一(1 / 2)

经过了昨儿看鬼片的经历,江子淳那几天看秦珞的目光都是似幽似怨。

“蠢蠢,过来。”秦珞觉得她务必该和这孩子好好谈谈,江子淳看到她拍了拍身旁的沙发,浓密卷翘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,扁着嘴不情不愿地靠了过去。

“你跟我说实话。”她语气郑重,看着他一字一顿道:“你在那个世界,到底是怎么当上鬼王的?”

江子淳飞快的看了她一眼,垂下脑袋小声道:“我爹是鬼王他老人家没了,我就是鬼王了”

秦珞一哽,竟无言以对。

“那你下头的鬼都没人造反吗?”

江子淳迷茫的摇头,不解秦珞为什么会这样问,“他们为什么要造反?”又打不过我!

虽然这货后头一句话没说出口,不过秦珞看他那副本大王牛b闪闪,本大王天下第一的傻缺表情,也能猜出个一二来。

她用怀疑的眼光从头到脚又细细的瞧了他一番,天下第一?

就凭你连自己脸都能贴反的智商?

就凭你这黄溜溜软萌萌的一团?

就凭你这看鬼片都吓得十二分贝的海豚音?

“主人,你看不起淳淳!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”

短暂的对峙之后,不服气的江鬼王做了一个惊人举动。

啪叽一下,什么奇怪的东西被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秦珞愣了愣,沉默半天,看始作俑者依旧叉着腰昂首挺胸站着没动静,终于开口提醒“蠢蠢你脸掉了。”

我知道!我是故意的!

江子淳呆了呆,瞧她素净柔和的脸上除了无奈,没有丁点他想看的惊悸。这货恼怒的无厘头来回走动几道,最后还是跑到秦珞面前蹲下来,声音极度不解的问道“你为什么都不怕?”

“啊”秦珞拖长尾音,往身后的软垫靠了靠,望着他那张光秃秃的脸,神情怀念悠远“因为,我不仅见过不要脸的鬼,还看到过没脑袋的鬼呢还记得那个女鬼生前,好像是被患有精神疾病的杀猪丈夫,在半夜熟睡时一刀把她脑袋砍了下来。所以当时遇到那女鬼时,她一手拿着血淋淋的菜刀,一手提着自己的脑袋,扭曲的五官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十分狰狞,不过那双眼珠子倒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一动不动。呐,就像这样”她停了下来,突然冲着江子淳阴恻恻的咧嘴一笑。

静谧了几秒,江子淳“啊!啊!!啊啊啊!!!”

秦珞冷哼,脚尖轻轻踢了踢抱头蜷成一团的江子淳,“得了,赶紧把脸贴回去,否则我不介意给你通宵讲鬼故事。”

嘤嘤嘤虐鬼呢

江子淳委委屈屈地去贴脸了。

“可是主人,淳淳晚上想和你一起睡”江子淳哭哭啼啼地抱着秦珞给他买的小黄鸭被褥,睁着一双湿漉漉的黑眸站在卧房门口,怯生生地望着她,红艳欲滴的唇瓣死死抿着,唯恐她开口拒绝。

“出去,然后把门带上。”秦珞眸子危险地眯起,不带感情的说道,尽管她已经记不清今晚是第几次讲这句话了。

江子淳眼睛一眨,豆大的泪珠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,“我不,凭什么它可以睡这里!我就不行!”他手指头一动,愤慨地指向了小黑。

秦珞嘴角一抽,“它是灵宠,你是”

“我是主人最喜欢的淳淳!”他快速地把话接了过去,“还是说主人是骗我的?或者,契约里面那条主人对仆人会一辈子好,是说着玩儿的?”

这家伙智商怎么突然暴涨了?好不习惯。

秦珞揉揉额角,扶住额头把路人喵抱了起来:“算你赢,你挨着小黑睡,你挨着。”

“砰”

直至关上的门差点砸到自己的鼻尖,江子淳才猛的反应过来,跟怀里抱的黑猫对视良久,他咬牙暴走。